Elsa

与众不同,永远都不要沦于平庸众生。

弗洛伊德《处女的禁忌》总结

        最近不练琴的时候就看看电子书,大多是心理学或者文学。而目前正在看的是弗洛伊德的《性学三论和爱情心理学》。翻目录的时候看到最后一篇的题目里有
“处女”这个字眼,想到最近因为欢乐颂大火的处女情结这个话题,我就直接跳到这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在弗洛伊德《处女的禁忌》一文中提到“性束缚”一词,即用来表达一种现象,如果一个人与他人发生性关系,就会对此人产生高度的依赖,并缺乏自力更生的能力。提出这一表达的克拉夫特·艾宾认为,这种性束缚的形成,源自一个人“对爱情的深陷和性格中的软弱”和另一个人无边的利己主义的结合。

        而后论文转向了原始人对处女的态度。从书中许多材料可以得知,在很多原始部落里(如位于澳大利亚的迪力耶落部落以及邻近的其他部落,还有赤道非洲地区的玛赛族),都有一种破处仪式,即先用手或其他工具刺破女子的处女膜,然后再让前来帮忙的男子们相继与之性交。

      而关于这种处女的禁忌,作者列举了三种解释阐明。我总结整理以后如下:

      第一种解释:
       原始部落害怕流血,因为他们认为血是生命之源。因而来经期的女子被视为禁忌。但这种恐惧丝毫不能抑制一些行为,比如男子割包皮,女子割阴蒂等与流血有关的仪式的盛行。若是为了丈夫的婚后利益而克服这种恐惧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第二种解释:
        原始人长期都处于一种潜伏的忧虑感之中,在所有不同寻常的情况中,在牵涉了某些新奇或者意想不到、某些难以理解或者神秘的事情之时,这种忧虑感会愈发强烈。这种忧虑感就是这些仪式的源头。他们惧怕第一次。他们认为,举行一些仪式,或许会起到一些保护自己的作用。

第三种解释:
     处女禁忌是一个包括了全部性生活的整体禁忌中的一部分。不仅第一次与一个女人性交是一种禁忌,而且性交本身就是一种禁忌,甚至还可以说,女人就是种禁忌。原始部落在哪里设置某种禁忌,就证明他们害怕某种危险。这里可以看出,确实存在某种反对性爱的力量,视女人为陌生人和敌人。

       之后弗洛伊德提到,原始人坚信万物有灵,每种散发着敌对情绪的生灵都与他们一样有灵魂,而且会带来危险,不管这种危险是来自某种自然力量还是来自其他人类或者动物,都会对他们产生威胁。但另一方面,他们也习惯于将自己内心的这种敌意投射到外部世界,也就是说,将这些敌意转移到令他们感觉不快甚至只是未知的事物身上。这样一来,他们便也将女人视为此类危险的源头,而与女人的第一次性交自然也会被视为特别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因此得出结论,原始人的处女禁忌是在保护自己,不受那些确实被他们感知到的精神上的危险的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 而这种危险,是否可以联系到现代女性身上。因而,话题先转向了女性病理性的性冷淡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对事不对人说在前,跟我也没关系。但我真的很想吐槽一番,现在的人们都怎么了,爱情观是封建时代的吧[微笑]口口声声说着自由恋爱,扭头就骂小三该死。怎么了你自己守不住怪谁啊,如果你们连这一关都挺不过,就算没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你们也走不到最后吧[微笑]真是呵呵了。爱情里所有人都是自私的,你凭什么要求别人伟大?说实话就我这种人,如果我有男票,被别的女人抢了,我会反手一巴掌给那个男的然后给那个女的作揖:你能抢到的是你的本事,我甘拜下风。在我的西式爱情观里,只要没结婚,大家都是公平竞争[微笑]

     努力学习,然后再撩汉子哈哈哈哈哈

        留乌的日子里,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呼吸寂静的空气的时候,时不时会想家。午憩的梦里,会梦到我的小妹妹。梦见我抱起小小的她,她糯糯的声音在我耳边,叫我姐姐。忍不住哭了,醒来仍旧一人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最初自己其实是习惯了孤独的。自己的时间太多,无聊就学习。不知不觉自己的俄语竟突飞猛进,现在已经可以跟当地人正常闲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切都要归功于自己那颗不甘平庸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 今天问起一个学长,说,我有了喜欢的人,你说我要不要追?他说如果你觉得你自身有条件,就上吧。我说,什么条件,是不是要长的漂亮还要成绩好?(此时我心想,成绩我一定会努力的,外貌我倒不是很自信)

         没想到,他说,谈恋爱不是光看外表的,漂不漂亮不重要。我说为什么,你要是长得不好看,人家都不看你。他说关键是要看一个人的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 可是他从来都不让我了解他啊[手动捂脸]

         其实外表还是挺重要的,我觉得。外表决定第一印象,我高中的男神要不是长得好看,估计我们俩都不会认识了。算了不提他,一提就心痛。

         内在则是你用外表吸引别人之后的第二个磁铁。若你出口成章学富五车阅卷无数,那这个buff就是你自带的了,这个逼装都不用装,谈吐中自带风雅。

         如果一个帅哥一出口就是脏话,那也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如果一个帅哥,衣品好素质好文武兼备....这种优质男也太难找了吧?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

     嘛,你最暖了。

     无论是跟谁出去,你总是最贴心最乐于奉献的那个。你很不天蝎啊。明明是一个星座的,我却自私冷漠得要命,你简直就是反面例子。

     我喜欢你,像喜欢妈妈。无关性别,就是哪怕贴着你都会觉得很有依赖感。

      你像屋子里的暖气,像创可贴,是一切负面情绪的回收站。你可能存在感不够强,有点小透明,但一定是一行人里最不可或缺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 

致大神

    我喜欢你,喜欢:

    夜晚萧瑟的寒风吹起你额前的头发,而你迎着风笑了的样子;

     你坐在钢琴前,投入地将自己所有热情倾泄于指尖,奏出或忧伤或甜蜜的动听旋律的样子。

     可是这种喜欢,也只是止于好感。与爱情无关。更多的,应该是,对朋友的欣赏。

     跟你在一起的感觉很舒服。这种舒服的感觉,如同夏日的空调,冬日的被窝,春日的太阳。

     要加油哦。大神。

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   想要对自己柔和一点。自己已经做的很好了。

他妈的傻逼啊傻逼啊一天到晚错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

《卡门》观后感(个人见解,不喜勿喷)

      我觉得,这部歌剧贯穿的都是“错误”二字。

      看到何塞和艾斯卡米诺打架那一幕的时候,我突然想,何塞啊何塞,你的未婚妻米凯拉刚刚还在为你淌眼抹泪儿地祈祷,而你却在这里为另一个女人争风吃醋?

      而很明显,卡门做出了选择。她没有那么矫情,她没有选择何塞。接着,在矛盾上升到白热化的阶段时,有人把米凯拉带到了何塞面前。

      而何塞站在两个女人中间,他左边的米凯拉低声哭泣着,而他却仍旧想要得到卡门,而卡门面对他的愤怒甚至哀求,发出了不屑一顾的大笑,甚至把他用力地推向米凯拉。

        何塞真是个孬种。可当初也是卡门先勾引何塞的,劈腿的是卡门,可心甘情愿落入她温柔陷阱的何塞又何尝不在犯下一个弥天大错?他在爱上卡门的那一刻是否还记得他的未婚妻米凯拉?

          大家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,可这,就是原则问题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  卡门作为一个姑娘,性格泼辣果敢,我喜欢。可是她的聪明头脑却没有正确使用。从勾引何塞让他放走他,到决定组成走私集团,逼何塞入伙,又弃之如敝履,转而投向斗牛士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一系列行为只能说明卡门太作。

        她的作成为了何塞怒气的导火索,最终引爆,也变成她死于何塞匕首下的直接原因。当然也不排除何塞个人性格原因,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跟女人计较。[抠鼻]

        嘛,总之这就是一部很恶心的三角恋悲剧就对了。女主死于男一手下,啧啧啧,比才的脑洞真是后人无法比拟的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Alone

        很迷茫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放假的这些天,不知道该干什么好。前几天是疯狂购物,但到最后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买这些东西。质量参差不齐,往往都是冲动购物的结果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没有人陪着我,也没有人会在一旁阻止我干这些事了。自己是个暴殄天物的人,有的时候。而有的时候又病态地节俭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最近这几天,从放假的一开始,我就已经开始感到无比的煎熬了。每天都去浪,都去逛街,去吃贵的,买东西的时候甚至也想着“便宜的不一定好呢,贵的是不是好点。”如此一来我的钱就这么哗啦啦的流走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因为常年一个人,没朋友,孤独得不得不自我解嘲。太闲太无聊,所以我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学习上,就想让自己充实起来。可是学校还动不动放假,你一定不敢相信假期对我这种人来说是噩梦吧?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可能就是因为时间太多,又没什么爱好。唯一跟我形影不离的就是耳机和手机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这段时间学习和打扮自己成了我的爱好。身处异国,出门可以遇到不会的单词,不会就查,然后就记在单词本上。(因此我俄语成绩能全班第一也不奇怪了)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而我,擅长打扮自己。可能因为一直以来都一个人,我的穿衣风格不受任何人影响,有自己独特的style。挑衣服习惯一见钟情,因为我看一眼就能想象出那件衣服在我身上的效果,知道对自己合不合适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自己就喜欢做一些敢为人先的事。初中军训的时候,第一天就做了第一个顶撞那个大家都很讨厌的教官的人。高中的时候,是第一个挑了数学老师的错的人,第一个给班主任摆脸色的人,第一个追级草的人…都是那些大家觉得很遥远的人。我怀疑一切,怀疑权威,怀疑自己,坚决不随大流。经常挑别人的错,挑自己的错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而这样的我,因为太个性,一直都是孤身一人,也不知道是孤独促成我的个性,还是因为个性才孤独。高中因为跟室友相处不好,最后被学校处分,走读。我成为了班上唯一一个走读生。女生们对我,一开始是试图效仿,后来变成嫉妒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自己是个情商很低的人,但到了今天,也早已成长许多了。可我学会了很多却学不会主动交一个朋友。很久了,我作为一个个体活着。我怎么也不能融入这个社会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因为打扮得好看,气场太强大,会吸引不少男生。可无论怎样也成为不了朋友。他们会对我照顾有加,会注意我,我走在路上,也是路人们视线的聚焦点,迎面走来,回过头还要看我一眼,路上女孩子们看我的眼神一般都不怎么友好,尤其是身边有男伴的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深知自己的魅力,却不擅长利用,也只能说自己是情商低吧。智商碾压情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