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lsa

与众不同,永远都不要沦于平庸众生。

        说起来,很久没有写lofter了。窗外的雷雨声很动听,听着,不想睡。最近都睡得很晚,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以前还有写日记的习惯,如今没有了。无从下笔,不知从何写起。没有话。

        回国之前的生活,确实是无聊的。但尽管如此,学习还是让我的生活充实了不少。俄语老师送我的老托的俄文原著《安娜·卡列宁娜》,也帮我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 没有烦恼。没有烦心的事。醒悟了,再也没有喜欢的男生那些什么玻璃心矫情作。人丑就是要多读书啊。

图是我盗的,但字幕是我自己加的。

弗洛伊德《处女的禁忌》总结

        最近不练琴的时候就看看电子书,大多是心理学或者文学。而目前正在看的是弗洛伊德的《性学三论和爱情心理学》。翻目录的时候看到最后一篇的题目里有
“处女”这个字眼,想到最近因为欢乐颂大火的处女情结这个话题,我就直接跳到这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在弗洛伊德《处女的禁忌》一文中提到“性束缚”一词,即用来表达一种现象,如果一个人与他人发生性关系,就会对此人产生高度的依赖,并缺乏自力更生的能力。提出这一表达的克拉夫特·艾宾认为,这种性束缚的形成,源自一个人“对爱情的深陷和性格中的软弱”和另一个人无边的利己主义的结合。

        而后论文转向了原始人对处女的态度。从书中许多材料可以得知,在很多原始部落里(如位于澳大利亚的迪力耶落部落以及邻近的其他部落,还有赤道非洲地区的玛赛族),都有一种破处仪式,即先用手或其他工具刺破女子的处女膜,然后再让前来帮忙的男子们相继与之性交。

      而关于这种处女的禁忌,作者列举了三种解释阐明。我总结整理以后如下:

      第一种解释:
       原始部落害怕流血,因为他们认为血是生命之源。因而来经期的女子被视为禁忌。但这种恐惧丝毫不能抑制一些行为,比如男子割包皮,女子割阴蒂等与流血有关的仪式的盛行。若是为了丈夫的婚后利益而克服这种恐惧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第二种解释:
        原始人长期都处于一种潜伏的忧虑感之中,在所有不同寻常的情况中,在牵涉了某些新奇或者意想不到、某些难以理解或者神秘的事情之时,这种忧虑感会愈发强烈。这种忧虑感就是这些仪式的源头。他们惧怕第一次。他们认为,举行一些仪式,或许会起到一些保护自己的作用。

第三种解释:
     处女禁忌是一个包括了全部性生活的整体禁忌中的一部分。不仅第一次与一个女人性交是一种禁忌,而且性交本身就是一种禁忌,甚至还可以说,女人就是种禁忌。原始部落在哪里设置某种禁忌,就证明他们害怕某种危险。这里可以看出,确实存在某种反对性爱的力量,视女人为陌生人和敌人。

       之后弗洛伊德提到,原始人坚信万物有灵,每种散发着敌对情绪的生灵都与他们一样有灵魂,而且会带来危险,不管这种危险是来自某种自然力量还是来自其他人类或者动物,都会对他们产生威胁。但另一方面,他们也习惯于将自己内心的这种敌意投射到外部世界,也就是说,将这些敌意转移到令他们感觉不快甚至只是未知的事物身上。这样一来,他们便也将女人视为此类危险的源头,而与女人的第一次性交自然也会被视为特别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因此得出结论,原始人的处女禁忌是在保护自己,不受那些确实被他们感知到的精神上的危险的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 而这种危险,是否可以联系到现代女性身上。因而,话题先转向了女性病理性的性冷淡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努力学习,然后再撩汉子哈哈哈哈哈

        留乌的日子里,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呼吸寂静的空气的时候,时不时会想家。午憩的梦里,会梦到我的小妹妹。梦见我抱起小小的她,她糯糯的声音在我耳边,叫我姐姐。忍不住哭了,醒来仍旧一人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最初自己其实是习惯了孤独的。自己的时间太多,无聊就学习。不知不觉自己的俄语竟突飞猛进,现在已经可以跟当地人正常闲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切都要归功于自己那颗不甘平庸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 今天问起一个学长,说,我有了喜欢的人,你说我要不要追?他说如果你觉得你自身有条件,就上吧。我说,什么条件,是不是要长的漂亮还要成绩好?(此时我心想,成绩我一定会努力的,外貌我倒不是很自信)

         没想到,他说,谈恋爱不是光看外表的,漂不漂亮不重要。我说为什么,你要是长得不好看,人家都不看你。他说关键是要看一个人的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 可是他从来都不让我了解他啊[手动捂脸]

         其实外表还是挺重要的,我觉得。外表决定第一印象,我高中的男神要不是长得好看,估计我们俩都不会认识了。算了不提他,一提就心痛。

         内在则是你用外表吸引别人之后的第二个磁铁。若你出口成章学富五车阅卷无数,那这个buff就是你自带的了,这个逼装都不用装,谈吐中自带风雅。

         如果一个帅哥一出口就是脏话,那也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如果一个帅哥,衣品好素质好文武兼备....这种优质男也太难找了吧?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

     嘛,你最暖了。

     无论是跟谁出去,你总是最贴心最乐于奉献的那个。你很不天蝎啊。明明是一个星座的,我却自私冷漠得要命,你简直就是反面例子。

     我喜欢你,像喜欢妈妈。无关性别,就是哪怕贴着你都会觉得很有依赖感。

      你像屋子里的暖气,像创可贴,是一切负面情绪的回收站。你可能存在感不够强,有点小透明,但一定是一行人里最不可或缺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 

致大神

    我喜欢你,喜欢:

    夜晚萧瑟的寒风吹起你额前的头发,而你迎着风笑了的样子;

     你坐在钢琴前,投入地将自己所有热情倾泄于指尖,奏出或忧伤或甜蜜的动听旋律的样子。

     可是这种喜欢,也只是止于好感。与爱情无关。更多的,应该是,对朋友的欣赏。

     跟你在一起的感觉很舒服。这种舒服的感觉,如同夏日的空调,冬日的被窝,春日的太阳。

     要加油哦。大神。

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   想要对自己柔和一点。自己已经做的很好了。

他妈的傻逼啊傻逼啊一天到晚错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

《卡门》观后感(个人见解,不喜勿喷)

      我觉得,这部歌剧贯穿的都是“错误”二字。

      看到何塞和艾斯卡米诺打架那一幕的时候,我突然想,何塞啊何塞,你的未婚妻米凯拉刚刚还在为你淌眼抹泪儿地祈祷,而你却在这里为另一个女人争风吃醋?

      而很明显,卡门做出了选择。她没有那么矫情,她没有选择何塞。接着,在矛盾上升到白热化的阶段时,有人把米凯拉带到了何塞面前。

      而何塞站在两个女人中间,他左边的米凯拉低声哭泣着,而他却仍旧想要得到卡门,而卡门面对他的愤怒甚至哀求,发出了不屑一顾的大笑,甚至把他用力地推向米凯拉。

        何塞真是个孬种。可当初也是卡门先勾引何塞的,劈腿的是卡门,可心甘情愿落入她温柔陷阱的何塞又何尝不在犯下一个弥天大错?他在爱上卡门的那一刻是否还记得他的未婚妻米凯拉?

          大家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,可这,就是原则问题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  卡门作为一个姑娘,性格泼辣果敢,我喜欢。可是她的聪明头脑却没有正确使用。从勾引何塞让他放走他,到决定组成走私集团,逼何塞入伙,又弃之如敝履,转而投向斗牛士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一系列行为只能说明卡门太作。

        她的作成为了何塞怒气的导火索,最终引爆,也变成她死于何塞匕首下的直接原因。当然也不排除何塞个人性格原因,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跟女人计较。[抠鼻]

        嘛,总之这就是一部很恶心的三角恋悲剧就对了。女主死于男一手下,啧啧啧,比才的脑洞真是后人无法比拟的。